有一回看MIT台灣誌時,麥哥問起原住民協作的成年禮經驗,版主才知道原來原住民還有成年禮這麼回事!感覺挺新鮮的,記憶中麥哥詢問的幾個原住民都表示,約在小學六年級時會被家人帶到山上獨自過一夜,家人會幫他們升好火堆後離去,隔天再來帶他們回家!

 

5/1~5/3去登奇萊北峰,5/1夜宿成功山屋,布農族原住民協作「無名」(原住民名字,河流的意思)帶了20多名山友也夜宿在此,晚餐飯後無事攀談起來,版主詢問無名的成年禮經過,高梁的催化下,無名侃侃而談的說起了他「英雄式」的成年禮。

 

據無名表示,成年禮是布農族特有的,而且特別嚴厲。

 

在他16歲那年,嚴格說起來是15歲半,族人給他半盒火柴、一把他自己磨好的開山刀,外加一個放著兩雙襪子、兩件超商賣的輕薄雨衣的小背包,在冬季將結束入春的時候,他著短袖、短褲和一件外套、雨鞋,就被帶到山上去,要求一個星期後在紅香部落某個定點等他,時間到沒出現就自己回家,重點是代表沒通過成年禮考驗。

 

無名家位處白姑大山山系,退伍後加入協作行列他才搞懂原來當年他被丟在白姑大山的山腳下,說起當年的記憶,75年次的無名說,第一天和第二天他簡直嚇壞了,第一天更是中午就開始過夜的準備工作,他在避風的山坳處砍箭竹舖床,升火保暖;第二天往山上走一點,晚上還是回原處過夜。

 

第三天他才開始往山上走,吃什麼呢?所幸他小時候和族人出去狩獵過後,學會設陷阱,期間他抓了不少蛇和山羌裹腹,血就成了他的「行動水」(這也是登山後才學得的),無名說,初春寒洌的氣候下,血會凝固,但加熱後就跟水一樣了,可以解渴還可以補充體力。

 

無名自己開路上山,最後還順利登頂白姑大山,當年他不懂「攻頂」、「三角點」等等的意義,登頂後還認真的把三角點擦了乾淨,並在三角點後面簽刻他的名字,山友如到白姑大山可以在三角點柱的後方找到他的簽名。

 

期間為了收獲先前設置的陷阱的獵物,他還回頭去看陷阱,總之,前後幾天他就在白姑大山上跑來跑去的;直到第六天,他在白姑大山這頭看到了族人在紅香部落約定地點對他閃燈,無名說看起來很近,但他足足走到第七天的半夜才走到,看到族人時激動的差點落淚。整個過程聽起來完全不輸DISCOVERY的野外求生節目。

 

無名正式通過布農族的成年禮考驗,後來他當兵簽志願役當了八年的兩棲蛙人,曾經一度被放到馬祖的無人島,要求在七天內在某一建物裡取得一副撲克牌等物才算完成任務,無名說他第二天就找到了,應該都要拜當年成年禮之賜。

 

不過讓無名生氣的是,他通過成年禮考驗後,隔年政黨輪替總統換黨做,重點是酋長過世,那年開始就取消了成年禮儀式,無名成了末代通過考驗的布農族年輕人,對此他有點憤慨,甚至自認有點倒楣,為什麼不是在他之前就結束呢???

 

對於目前部分原住民部落的成年禮是交給小朋友一把步槍,打到獵物就算通過成年禮,無名有些嗤之以鼻,因為太容易了。

 

未來對他自己的小孩是否也會有同樣的做法?無名說,會,但他本人會陪著去,順便教導升火、設陷阱等技巧,畢竟這是原住民的傳統,還是得傳承下去!

 

遺憾的是,本打算在5/2一早幫無名拍照,可惜版主出發攻頂時他還沒起床,等我們回山屋,無名一行又已離去,只能等改天看有沒有緣份再相遇囉!#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虎嵐登山隊

好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